那黄金般无与伦比的天赋——茨维塔耶娃的诗(王家新)

2014-12-26

翻译和出版一本茨维塔耶娃诗选是我本人从未想到过的。这首先要感谢读者和一些诗人朋友的热情鼓励和期待,感谢出版人的约稿和催促。它使我不得不在我的“战场”上又燃烧了整整一冬。 但对我来说,这又出自必然。多少年来,茨维塔耶娃、曼德尔斯塔姆、阿赫玛托娃、帕斯捷尔纳克这几位俄苏诗人一直伴随着我。在我的生活和写作中,他们一直是某种重要的在场。有时我甚至感到,他们是为我而活着的——当然,反过来说也许更为恰当。

阅读全文

文章分类:视野评论(0)

文明的镜子,还是语言的囚徒?——读卡斯帕•豪泽尔(张宪光)

2014-12-26

卡斯帕•豪泽尔是欧洲历史上一个神秘的弃儿。他于1828年5月26日被人抛弃在纽伦堡的一个广场上,智识低下,身体虚弱,几乎没有语言能力。关于他的身世,人们有各种各样的猜测,有人说他是巴登公爵的继承人,也有人说他是拿破仑的儿子,因受到迫害而被囚禁。五年后,卡斯帕又离奇地被刺身亡,为他那本就神秘的人生更增添了几分诡异。一个多世纪以来,关于这个弃儿的研究资料以汗牛充栋来形容,一点儿也不为过

阅读全文

文章分类:阅读札记评论(0)

游牧,战争机器与绝对悲剧——克莱斯特的《洪堡亲王》略解(胡继华)

2014-12-26

仅此一块石碑,无从了解克莱斯特的生活细节,不仅后人而且时人对他也所知无多。克莱斯特夫子自道,以“无法言说的人”自命。他近亲的女人又说“他的人很严厉生硬”。总之,正如茨威格所言,“他对于我们,永远是一个看不透、‘无法言说’的人”。观其大略,不妨用“游牧”来形容他的生命状态,用“战争机器”来概括他的创作母题,用“绝对悲剧”来描述他的心灵境界。

阅读全文

文章分类:阅读札记评论(0)

《黄雀记》及阐释中的苏童(程德培)

2014-12-26

人生伴随着持续的否定,我取消一种境况,然后进入另一种境况,这种永恒的自我超越过程叫做历史。文学发展的历史又何尝不是这样呢!也许,我们根本没有必要用过去出现过的某种“主义”、某种模式、某种手法来套取苏童的创作。苏童需要的也不是一顶“帽子”。创作的生命从根本上来说,就是持续地创新。创新曾经是伟大的现代主义运动的旗帜,我们需要继承的是这种精神,用《黄雀记》中的常用语来说,这才是我们无法丢弃的灵魂。

阅读全文

文章分类:方法与文本评论(0)

空白的运动与结构——论《空白练习曲》及张枣的元诗写作(蔌 弦)

2014-12-26

。《空白练习曲》对修辞的专注当然算是自我历练,张枣向语言本体逾越的过程中展现的近乎炫技的写法给90年代施加的压力,大概类似1831年来巴黎演出的帕格尼尼在李斯特心中激起的风暴,但“练习”在成熟诗人那里意味的辛劳与问题可能远多于初学者。如何在诗歌中处理-演绎主体、语言与存在的命运才是他关心的。

阅读全文

文章分类:诗与思评论(0)

诗如何持续地振动我们(AT)

2014-12-26

过去的几十年人说了很多与人无关的东西。结构主义者架起他们全知的摄像机捕捉并整合的东西,后结构主义者架起他们个人的摄像机去分解——为了找到一个空无一人的、清净得令人激动的宇宙人们付出了巨大的热情,为了找到从人的后背爬上来的那个“非人”,用叙事的匕首刺一下、或者用理性的重锤敲一下,提醒人那个“非人”的存在。如果我也采取这个态度,我会说诗是“双声”的:人想说的,以及诗的声音想说的,而正如弗莱早就提示过的那样,两者并没有固定的联系。

阅读全文

文章分类:诗与思评论(0)

桑克诗歌中的历史书写(一 行)

2014-12-26

在桑克的诗歌中,《历史》(2006年4月30日)具有特殊意义。这首诗不仅表明了他对于历史和历史书写的态度,事实上也表明了他对于诗歌写作本身的态度(因而它是一首“元诗”)。对桑克来说,诗,就是“现在”写下的历史——无论它是“神圣”的还是“卑贱”的历史,也无论它是“遥远”的过去还是“最近”的“昨天”甚或“当下”的历史。这样一种基本的诗学认知,使得历史意识构成了桑克诗歌的基座。

阅读全文

文章分类:诗与思评论(0)

失去的艺术:波兰诗歌及其翻译(克莱尔•卡瓦娜 张东媛 译 王家新 校译)

2014-12-26

我们经常被提醒,诗歌翻译是不可能的。好吧,就算这是一种蜜蜂的瞎飞——但是这些翻译诗歌的蜜蜂已经忙碌了这么久了,所以现在也许是时候重新思索这个特定的不可能的问题。当这些人这么问的时候,他们的真实意思是什么呢,我猜他们是想说要完美地翻译诗歌是不可能的。

阅读全文

文章分类:视野评论(0)

世界观的葱茏塔尖——论陈舸《林中路》(木 朵)

2014-12-26

他的诗并不致力箴言的援引与改造,不注重在诗的关键部位制造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词组或从句,或者说,他对箴言有另外的看法,他明确区分开箴言与诗,也为箴言在诗中生存保留了余地。这是一个决心。所以,在主谓宾较为规范的句式中,他诉说撞见的事实,而不是关于事实的抽象观念

阅读全文

文章分类:诗与思评论(0)

未完成的大地事务——论拜伦{1}(王 炜)

2014-12-26

失败的曼弗雷德与附属的诗 一名生活在21世纪初的,叵测的国家大工地里的中文诗人,撰写一篇关于拜伦的文字会是可疑 […]

阅读全文

文章分类:阅读札记评论(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