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章分类: 阅读札记

《五灯会元》讲记:岩头全奯(张文江)

张文江

鄂州岩头全奯禅师,泉州柯氏子。  

鄂州位于今湖北东部,岩头是鄂州的地名。岩头全奯(828—887),奯音huò,福建泉州人。本文见《五灯会元》卷七,岩头事迹亦见《祖堂集》卷七、《景德传灯录》卷十六、《联灯会要》卷二十一、《宋高僧传》卷二十三。

少礼青原谊公,落发往长安宝寿寺,禀戒习经律诸部,优游禅苑。  

他的求学经历相当长,在家乡从亲近儒家开始,然后到京城修习佛教,在实践和理论两方面都很完整,对禅宗尤其游刃有余。这里显出他的知识结构:儒家、教下、宗门。

  

与雪峰、钦山为友。  

三人是福建同乡,后来皆获得成就。

  

自杭州大慈山逦迤造于临济,属济归寂,乃谒仰山。才入门,提起坐具曰:“和尚!”仰山取拂子拟举,师曰:“不妨好手。”  

从杭州到河北临济、再到江西仰山,没有见到临济宗祖师临济义玄(?—867),见到了沩仰宗祖师仰山慧寂(807—883)。仰山事迹见《五灯会元》卷九、《景德传灯录》卷十一、《宋高僧传》卷十二。

“不妨好手”,意思是你的那套还行,但不必在我面前施展了。坐具是坐卧时敷于地上或卧具上的长方形布,可以用来礼拜。《五灯会元》卷九仰山慧寂章次记载一事,与这里相反:“后参岩头,头举起拂子,师展坐具。岩拈拂子置背后,师将坐具搭肩上而出。岩曰:‘我不肯汝放,只肯汝收。’”这也是两大高手之间的交流。

  

后参德山,执坐具上法堂瞻视。  

气焰万丈,雄视一方。

  

山曰:“作么?”  

德山身为住持,有维护法堂的责任。

  

师便喝。  

岩头以喝回应。

  

山曰:“老僧过在甚么处?”  

德山刮目相看,虚怀若谷。

  

师曰:“两重公案。”乃下参堂。  

当时必然心照,事后解释较难。尝试言之,一重公案:你看不出我是懂的,说明你还是有眼无珠。另一重公案:你不知道自己也是懂的,可见你以前的懂不是真懂。

  

山曰:“这个阿师稍似个行脚人!”  

称赞岩头的修行气象。行脚就是寻师访友,求证佛法,所谓“赵州八十犹行脚”(参见《五灯会元》卷四赵州从谂章次)。禅宗的特色是在行动中修,所谓“随缘消旧业,任运著衣裳”(《古尊宿语录》卷四《临济录》)。

至来日上问讯,山曰:“阇黎是昨日新到否?”曰:“是。”山曰:“甚么处学得这虚头来!”  

第二天,德山正式过堂勘验,给予下马威。其实,若非发自内心的证悟,便是虚头不可学。

师曰:“全奯终不自谩。”  

完完全全不自欺,此即反身之要。所谓谩者,遮蔽也。

  

山曰:“他后不得孤负老僧。”  

应许,授记,你将来能继承我的衣钵。

  

一日,参德山,方跨门便问:“是凡是圣?”山便喝。师礼拜。  

随时随地冷不防,都可以下钳锤。师徒如切如磋,如琢如磨。

  

有人举似洞山,山曰:“若不是奯公,大难承当。”  

洞山赞许岩头。然而,他能看出其中的对等,却没有看见其中的积极。洞山指洞山良价(807—869),事迹见《五灯会元》卷十三、《景德传灯录》卷十五、《宋高僧传》卷十二。

  

师曰:“洞山老人不识好恶,错下名言。我当时一手抬,一手搦。”  

岩头并不领情,你的判断有误,没有相应真实情况。你难道看不出来,我在防守之中有进攻吗。“错下名言”谓判断失误,名言指名词概念。下文云:“洞山好佛,只是无光。”搦音nuò,按抑,挑惹。

  

雪峰在德山作饭头,一日饭迟,德山擎钵下法堂。  

饭头,寺院食堂的领班。擎钵,好比拿着饭盒。又,此节即所谓“德山托钵话”,参见《五灯会元》卷十八丞相张商英章次。

峰晒饭巾次,见德山乃曰:“钟未鸣,鼓未响,拓钵向甚么处去?”  

开饭时间没有到,你又“着什么死急”呢(参见《五灯会元》卷五石霜庆诸章次,同卷雪峰义存章次,卷九香严智闲章次)。禅宗之投机,恰恰好好,不能早,不能晚。

  

德山便归方丈。  

不跟你搞了,我还是回去吧。又,德山的应对,并无错误。

  

峰举似师。师曰:“大小德山未会末后句在。”  

同学之间讨论此事。岩头指出其中关键,虽然取得了平衡,却没有活跃和余力。

  

山闻,令侍者唤师去。问:“汝不肯老僧那?”  

师生之间讨论此事。肯为肯定,同意,赞许;不肯,上出之象。德山看出了岩头的独到之处。

  

师密启其意,山乃休。  

学生秘密地开导老师,老师完全相应之。“山乃休”为证悟之象,胜于上文“便归方丈”。

  

明日升堂,果与寻常不同。  

得到证悟的能量,精神振奋,面貌焕然一新。好比李光弼将郭子仪军,气乃益精明(《新唐书•李光弼传》)。

师至僧堂前,拊掌大笑曰:“且喜堂头老汉会末后句,他后天下人不奈伊何!虽然,也只得三年活。”〔山果三年后示灭。〕

赞许老师终于贯通了。堂头老汉,指方丈。“他后天下人不奈伊何”,完全透彻,永不再受他人之谩。“也只得三年活”云云,以神通见其生死。

  

一日,与雪峰、钦山聚话。峰蓦指一碗水。钦曰:“水清月现。”峰曰:“水清月不现。”师踢却水碗而去。  

前已云“与雪峰、钦山为友”。以后岩头、雪峰归德山门下,钦山归洞山门下。雪峰、钦山所述,当阴阳两面。而岩头掀翻此局,乃上出之象。钦山指钦山文邃,事迹见《五灯会元》卷十三,《祖堂集》卷八。

师与雪峰同辞德山,山问:“甚么处去?”师曰:“暂辞和尚下山去。”  

学成离师,自己开宗立万,禅宗就这样散布开来。

  

曰:“子他后作么生?”师曰:“不忘。”  

于古希腊柏拉图而言,人的知识来自回忆(anamnesis),回忆的意思是向上觉醒(参见汪子嵩等著《希腊哲学史》第二册,人民出版社,1993,679—680页)。“不忘”,亦即上文“终不自谩”。

曰:“子凭何有此说?”师曰:“岂不闻:智过于师,方堪传受;智与师齐,减师半德。”  

更呈向上之象,由师指而达成自悟,获得源头之活水。《大学》所谓:“苟日新,又日新,日日新。”又此意亦见《五灯会元》卷三百丈怀海章次,以后为严羽《沧浪诗话》所援引。

  

曰:“如是如是,当善护持。”二士礼拜而退。  

师徒之间印证,完成交接的仪式。

  

师住鄂州岩头,值沙汰,于湖边作渡子,两岸各挂一板,有人过渡,打板一下。

岩头是地名,后来成为法号。沙汰,天地不仁,大浪淘沙,亦即会昌法难之时。岩头潜隐于民间修行,摇船作渡河之人,服务于大众。

  

师曰:“阿谁?”或曰:“要过那边去!”师乃舞棹迎之。  

那边者,彼岸也,故舞棹迎之。得到内在证悟之人,生活艺术化。舞棹拟形,也是心境的流露(巴菲特所谓踏着舞步上班)。

  

一日,因一婆抱一孩儿来,乃曰:“呈桡舞棹即不问,且道婆手中儿甚处得来?”师便打。  

天天在此地度人,然而大众在世间法之中,虽结缘而不知。此日又来一个高人,看破了他的行藏。你不要摆弄那些花哨的动作,还是说说我手中儿从何处得来吧,这才是实质性内容。师便打,变换舞蹈动作;这个问题不谈,不要破坏我的身手。

  

婆曰:“婆生七子,六个不遇知音,只这一个,也不消得。”便抛向水中。  

于《周易》而言,六子相当于六爻,不遇知音为阴象。只这一个,当“七日来复”之阳。然而依旧不可执著,故抛向水中,才遇到真正的知音。

又,必须提示,禅宗灯录行文简洁,此处可能是虚拟动作,如同下文师引颈曰“ ”,不能理解成真的把孩儿抛向水中。

师后庵于洞庭卧龙山,徒侣臻萃。  

此即岩头建立的道场,有一群人跟着他学。

  

僧问:“无师还有出身处也无?”师曰:“声前古毳烂。”  

“无师还有出身处也无?”直追至威音王佛以前。“声前古毳烂”,可比较“声色外威仪”(《五灯会元》卷九香严智闲章次)。“声前”指超越语言知解,禅门经常讨论“声前一句”;毳音cuì,鸟兽的细毛,相应生物;烂谓消息。

参见《联灯会要》卷二十一,岩头曰:“欲得易会,但知于声色前,不被万境惑乱,自然露裸裸地,自然无事。送向声色前,荡荡地,舍似一团火相似,触着便烧,更有甚么事。”

  

问:“堂堂来时如何?”师曰:“刺破眼。”

诸佛世尊以一大事因缘而出现于世(《法华经•方便品》)。“刺破眼”,夺人眼目,锐利。

  

上堂:“吾尝究《涅槃经》七八年,睹三两段义似衲僧说话。”  

开堂说法,抉出关键。尝究《涅槃经》七八年,可见对经典用过很深的工夫。《祖堂集》卷七称他“成业讲《涅槃经》”,或以为禅门不读书并非正确。

又曰:“休!休!”  

还是不说更好,所谓欲说还休。

  

时有一僧出礼拜,请师举。  

请转法轮,普贤十大行愿之六。

  

师曰:“吾教意如∴字三点。第一向东方下一点,点开诸菩萨眼。第二向西方下一点,点诸菩萨命根。第三向上方下一点,点诸菩萨顶。此是第一段义。”  

向东方下一点、向西方下一点,犹左下、右下,当性命双修。向上方下一点,为禅家顶门一只眼,当性命双成。又据《景德传灯录》卷十六,∴字音伊。

  

又曰:“吾教意如摩醯首罗,擘开面门,竖亚一只眼。此是第二段义。”  

摩醯首罗,八臂三眼骑白牛,华译为大自在天,在色界的最高处。竖亚一只眼,为禅家第三只眼(the third eye),有极其独特的判断力。

  

又曰:“吾教意犹如涂毒鼓,击一声远近闻者皆丧。此是第三段义。”  

教意如同真正的艺术品,决不柔和,有深度危害之意。又第二段相应于明,第三段相应于聪。

  

时小严上座问:“如何是涂毒鼓?”师以两手按膝,亚身曰:“韩信临朝底。”严无语。

韩信将兵,多多益善。然而临朝之时呢?大概不得不留意王家法度吧。

  

夹山下一僧到石霜,才跨门便道:“不审。”霜曰:“不必,阇黎。”僧曰:“恁么则珍重。”  

夹山善会(805—881),船子德诚弟子,也来自石头法系。事迹见《五灯会元》卷五,《祖堂集》卷七,《景德传灯录》卷十五。查禅门中称石霜者,主要有二人,一是唐代的石霜庆诸(807—888),事迹见《五灯会元》卷五;一是宋代的石霜楚圆(986—1039),事迹见《五灯会元》卷十二。此处之石霜指前者。

“不审”,相见问候语,就像说“您好”(how are you),由“不审比来起居如何”一类语句省略而成(袁宾《禅宗著作词语汇释》,江苏古籍出版社,1990,22—24页)。“不必”,不必客气。“恁么则珍重”,那么再见了。

又到师处,如前道:“不审。”师嘘一嘘。僧曰:“恁么则珍重。”方回步,师曰:“虽是后生,亦能管带。”

彼此交流,仅仅持平不够,当有灵动之处。“不必”仅仅为防护,“嘘”是指出你的问题。“恁么则珍重”,明白了,就走了。“虽是后生,亦能管带。”管带指尚能照顾好自己,进退周旋,不坠师门之风。这个年轻人还算不错,当然,多少还有些滞重夹杂。

其僧归,举似夹山。山上堂曰:“前日到岩头、石霜底阿师出来,如法举似前话。”其僧举了。山曰:“大众还会么?”众无对。

不放过眼前的绝好题目,正可以作为内部测验。

  

山曰:“若无人道得,山僧不惜两茎眉毛道去也!”  

大众当然看不出来。没有办法,只能让我来道破这个天机吧。不惜眉毛谓花费心思。

  

乃曰:“石霜虽有杀人刀,且无活人剑。岩头亦有杀人刀,亦有活人剑。”  

石霜有克无生,岩头有克有生,岩头的证悟程度更高。

  

师与罗山卜塔基,罗山中路忽曰:“和尚。”师回顾曰:“作么?”山举手指曰:“这里好片地。”师咄曰:“瓜州卖瓜汉。”

塔葬是古代丧葬的最高等级(其次为天葬、水葬、火葬等),高僧才有资格得到这样的待遇。卜,选择。罗山指罗山道闲,岩头弟子,事迹见《五灯会元》同卷。如果单纯看某地风水,终究偏向于外在。真正好片地,应该在人心之内,通过修行而显现。罗山不明此意,所以受斥责。

又行数里歇次,山礼拜问曰:“和尚岂不是三十年前在洞山而不肯洞山?”师曰:“是。”又曰:“和尚岂不是嗣德山又不肯德山?”师曰:“是。”

经过数小时的思索,罗山终于醒悟过来,转而向内而问。此问涉及当事人之根,且涉及两派的关键。礼拜而问,是郑重其事,因为听者可能获得大益。

山曰:“不肯德山即不问,只如洞山有何亏阙?”

完全理解两个问题,一般无此福报,而且消化不了,故暂且取其一。不问德山,因为要此门中人直接评论师尊,相当失礼,回答起来也很为难。然而遇到恰当时机,并非不可探讨。

师良久曰:“洞山好佛,只是无光。”山礼拜。

良久是考虑如何措辞才准确,不致引起听者的误解。最后一语中的,罗山受益无穷,故礼拜。

僧问:“利剑斩天下,谁是当头者?”师曰:“暗。”  

天色暗了一暗,头已经没有了。眼睛快的人,或许还可以看见收剑动作。藏锋匿迹,神物自晦。

僧拟再问,师咄曰:“这钝汉出去!”  

讲一遍没有听懂的人,再讲也不会懂,确实可称为钝汉。

  

问:“不历古今时如何?”师曰:“卓朔地。”曰:“古今事如何?”师曰:“任烂。”   

“不历古今”,似指超越时间的境界。“卓朔”,意为向两旁张开,有精神抖擞之意。“地”为语气词。“古今事,任烂”,亦即《五灯会元》卷四大随法真章次所谓“由他去”。

  

问僧:“甚处来?”曰:“西京来。”师曰:“黄巢过后,还收得剑么?”曰:“收得。”师引颈近前曰:“ 。”曰:“师头落也!”师呵呵大笑。  

西京即长安。“黄巢过后”,黄巢的军队于唐僖宗中和元年(881)攻陷长安,三年(883)退出。

  

僧后到雪峰,峰问:“甚处来?”曰:“岩头来。”峰曰:“岩头有何言句?”僧举前话,峰便打三十棒,趁出。  

人头落地,哪有这么容易,你没有看懂其中的内涵。趁出,赶出去。

  

问:“二龙争珠,谁是得者?”师曰:“俱错。”  

两边俱遣,掀翻一层。

  

僧问雪峰:“声闻人见性,如夜见月。菩萨人见性,如昼见日。未审和尚见性如何?”峰打拄杖三下。僧后举前语问师,师与三掴。

前面是雪峰对岩头的回应,这是岩头对雪峰的回应。两人皆成一方宗主,这些举动,相当于老同学之间谈心。

  

问:“如何是三界主?”师曰:“汝还解吃铁棒么?”  

破立体的想法。

德山一日谓师曰:“我这里有两僧入山,住庵多时,汝去看他怎生。”  

接受老师委托,勘验新来学人。

  

师遂将一斧去,见两人在庵内坐。师乃拈起斧曰:“道得也一下斧,道不得也一下斧。”二人殊不顾。  

手持斧头,试探反应,然而居然没有反应。

  

师掷下斧曰:“作家!作家!”  

称赞他们是内行,同时也是讽刺。看起来似乎有定力,然而还是勉强维持,把就在眼前的能量浪费了。

归,举似德山,山曰:“汝道他如何?”师曰:“洞山门下不道全无,若是德山门下,未梦见在。”  

师徒讨论,贬低洞山门下,举扬自宗。

  

僧参,于左边作一圆相,又于右边作一圆相,又于中心作一圆相。  

此为O,亦即圆相。禅门烧却九十七圆相,参见《五灯会元》卷九仰山慧寂章次。

  

欲成未成,被师以手一拨。  

此为Q,亦即打破圆相。

又,如果以中国古代文化为O(圆相),中国现代文化恰成Q(打破圆相)。其中存在的矛盾之处,正是中国文化上出的动力。此所以鲁迅的《阿Q正传》,恰可作为五四以后现代文化之象征(参见拙稿“《呐喊》、《彷徨》的结构分析”,《渔人之路和问津者之路》,复旦大学出版社,2006)。

  

僧无语,师便喝:“出!”  

向上开放,解决。

  

僧欲跨门,师却唤回,问:“汝是洪州观音来否?”曰:“是。”师曰:“只如适来左边一圆相作么生?”曰:“是有句。”师曰:“右边圆相聻?”曰:“是无句。”师曰:“中心圆相作么生?”曰:“是不有不无句。”

提醒其不忘来路,重新回顾并解释,此老婆心切,为后世通一线光明。

  

师曰:“只如吾与么又作么生?”曰:“如刀画水。”师便打。  

凡是说不圆之处,最宜注意,决不可用陈辞滥调补全。如刀画水,随画随合,此为大手印之象(参见《恒河大手印》:“念之起灭同时,虽水上绘图,即绘即消,本皆清净。自起自灭,绵绵密密,相续不休,得任运矣。”)。然而僧答仍未对,而且以名言诠解,又向下了。

  

瑞岩问:“如何是毗卢师?”师曰:“道甚么!”

瑞岩是瑞岩师彦,岩头弟子,事迹见《五灯会元》同卷。毗卢亦即毗卢遮那,意为光明遍照一切,也就是法身佛的名号。又卢舍那是报身佛的名号,释迦牟尼是应身佛的名号。答案非言语思议所可及,还是以不谈为好。

岩再问,师曰:“汝年十七八未。”  

这是反身修行的起点,蕴藏无限的可能性,所以赶快用功吧。佛教大致在十七八岁,可受具足戒,参考《论语•为政》“吾十有五而志于学”。

问:“弓折箭尽时如何?”师曰:“去。”

弓折箭尽指用完生命份额,将要死亡之时。这些由数不清的因果所决定,空谈无益。又据《景德传灯录》卷十六,此句与上句应予隔开,《五灯会元》中华书局1984年标点本连成一句,似乎有误。

  

问:“如何是岩中的的意?”师曰:“谢指示。”  

就是它,我听到了,你已经指示我了(所以用不着我来指示你了)。“岩中的的意”,可当无情说法。的的,明白昭著。

  

曰:“请和尚答话。”师曰:“珍重。”

“不对,你还没有回答我呀。”“我已经回答你了。保重,再见。”

  

问:“三界竞起时如何?”师曰:“坐却著。”  

坐却谓截断众流,超然观之。王维有诗云:“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。”(《终南别业》)

  

曰:“未审师意如何?”师曰:“移取庐山来,即向汝道。”  

“我没有听懂你的意思。”“哪一天,你能够相应沧海桑田的时空数量级,我不说你也会懂的。”

  

问:“起灭不停时如何?”师喝曰:“是谁起灭?”  

幡动?风动?仁者心动(《祖堂集》卷二)。

问:“轮中不得转时如何?”师曰:“涩。”   

盖业力障之。可以究其原因,不必舍近求远。

  

问:“路逢猛虎时如何?”师曰:“拶。”  

狭路相逢勇者胜,且以特殊手段解决之。拶音zā,于禅门也指截断言语知解,在困顿窘迫中冲破难关。

  

问:“如何是道?”师曰:“破草鞋,与抛向湖里著。”  

此类空洞讨论无价值,路就在你自己的脚下。

问:“万丈井中如何得到底?”师曰:“吽。”  

“吽”为露地白牛之声。心开意解,就到底了。

  

僧再问,师曰:“脚下过也。”  

你当面不识,错过了。

问:“古帆未挂时如何?”师曰:“小鱼吞大鱼。”  

“古帆未挂时”,指未有时间之前,或佛法未传入中土。“小鱼吞大鱼”,即使知识还没有传入,人们也在过日子,而且过得好好的。知识传入后,如果用之不当,也可能成为障碍。

  

又僧如前问,师曰:“后园驴吃草。”  

混沌未开境界,就是现在,一片安详自然。又前后的不同回答,有其时空转换之机。

迩后人或问佛、问法、问道、问禅者,师皆作嘘声。  

此可当岩头说法之总结。嘘者,吹也,泄也,“吹毛用了直须磨”(《五灯会元》卷十一临济义玄章次)。

  

师尝谓众曰:“老汉去时,大吼一声了去!”  

此为预先授记,于自己未来,似有所知晓。

  

唐光启之后,中原盗起,众皆避地,师端居晏如也。  

唐末大乱,光启(885—887)为僖宗所用年号。岩头没有和大众一起逃难,好像在等待什么。

  

一日贼大至,责以无供馈,遂倳刃焉。师神色自若,大叫一声而终,声闻数十里。

一生的修积,借助兵刃而散。于道家或称为“剑解”,佛家的正修证果,程度应该更高(赞宁《宋高僧传》卷二十三)。声闻数十里,可能有夸张。

  

即光启三年丁未四月八日也。门人后焚之,获舍利四十九粒,众为起塔,谥清严禅师。  

光启三年,即公元887年,这一年岩头六十岁。

发表评论